“段少,我已经将夫人安全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馨所住的ICU楼下的一间病房内,俞有强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前半生风风光光的段铮此刻靠在床上,浑身包裹得跟个粽子似的,不仅仅只是狼狈,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凄凉了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身负重伤,也不能进行什么别的活动,哪怕玩手机都是奢望,只能看着电视打发着时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她在这里总是哭哭啼啼的,看得我心烦。你告诉她,让她以后少来。”

    甚至连说话,他都只能压着气,避免牵扯伤痛,声音听起来有些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俞有强走进来,帮忙说了句话:“段少,夫人不也是关心你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那副样子,就和我马上就要挂了一样,不就是一点小伤吗,总是哭丧着脸,真是影响人心情。”

    虽然头一次遭遇如此惊险的经历,但这位小教父还真不算软弱,表现得十分硬气。

    “肇事司机那问出些什么来了吗?”

    口气爷们归爷们,但想到事发那一瞬间,段铮难免还是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当时他坐在翻滚的车里,感受着天旋地转的时候,当真以为这次要死了,能够活下来,还真是运气。

    “没,警方已经审问了好几天,据说目前还并没有什么疑点,认为这应该是一桩意外事故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俞有强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段铮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大车喜欢横行霸道,他也不是没有耳闻,假如真是意外,那也只认自认倒霉,可假如是有人故意想要他的命,那可就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那个司机是个绝症病人,肝癌晚期,没几天好活了。”

    俞有强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肝癌晚期?”

    段铮立即闻弦知意,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可能并不是一场意外,而是有人刻意指使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俞有强点头,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虽然警方从他的银行账户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,但是在车祸发生后不久,他妻儿就立即出国了,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,这其中,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旳!在东海,居然还有人敢动我段铮!”

    小教父怒从心头起,立即狠厉下令道:“给我查!不计一切代价,都必须给我把这件事查清楚!谁在背后捣鬼,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!”

    因为愤怒牵扯到身上的伤势,他面露痛苦之色,可眼神却越加狰狞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像是忘记了,对于车祸时就坐在他旁边的江馨,他问都没有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方银座。

    陈良给前来串门的萧美姝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我听顾小姐说了,你朋友,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陈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再有性命之忧,不过因为脑部受到了剧烈撞击,导致记忆方面,出现了一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顾小姐说,你朋友,失忆了?”

    萧美姝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良看了她一眼,神情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完全失忆,只是有些事情,她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萧美姝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其实段铮遭遇车祸重伤垂危的事,外面已经传开了,不像之前她们在云甸遇袭,车祸这种事,没什么敏感的,媒体新闻都在大幅度报道,昨天她就过来过一次,只不过当时陈良不在,是顾横波在家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打算今天亲自去医院探望一下,不过顾横波劝她最近不要去,她也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太合适,所以就没有成行。

    “听说那姑娘,是你大学时期的校友?”

    陈良也没避讳,知道萧美姝是不方便,主动坦然道:“准确的说,是我大学时期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人都有好奇心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段‘三角恋’,萧美姝要说不感兴趣肯定是假的,但是这种时候,自然不好去问。

    “车祸照片我从新闻上看了,能够活下来已经算是万幸了。这种病虽然比较特殊,但也不是没有痊愈的可能。我在京都认识一位脑科神经方面的专家,要是需要的话,我可以帮忙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等过段时间再看吧,她现在外伤都还没好,得一步步来。”

    萧美姝点头。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