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应了,詹天佑有种福星高照的感觉。先是送绝本医书,又招来如此优秀的教师。

    天上掉馅饼的事情,今天终于落到了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伏!本以为今天丢人丢大了,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后续!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!哈哈……”伴随着大笑,詹天佑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来,“古凡啊,不知道你打算执教那个学科?”

    执教那个学科古凡还真没有想过,必读科目一周至少有四堂课,而且还是错开时间断的。如果那样自己必然要离开Z市,全身心的留在学校执教。

    “能让我看一下都有那些学科吗?”

    “这自然没有问题。”既然对方答应,詹天佑也不会太过于局限对方的选择。今后的路还长,今年一个科目如果教的好,可以继续在增多嘛。

    詹天佑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到办公桌前,打开一个档案袋,从中抽出大一到大四的课程安排表。

    作为校长,每一个课程安排,詹天佑这里都有记录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课程表,詹天佑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安排古凡代课大一好,还是大四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大一是基础,大四的学生将要面对结业考试,寻找工作!一个好的代课老师能给学生许多帮助!

    无法选择,索性就安天命,看古凡的个人意愿。

    申屠悦看着端坐在哪里的古凡,心思再次活络起来,作为京都华夏生物研究所的主任。对于近几年来研究所方面重心逐渐向着微生物,以及西药制剂上倾斜。

    她这个中医国手,既着急,又无可奈何。近几年来除却某些院校之外,中医人才越来越少,甚至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。

    没有课题研究,亦或者课题研究价值不高。研究所自然不会把资金放置,或者打水漂。

    一次,两次,三次,次数多了。研究所对于中医药研究既是失望,又有些难以割舍。毕竟中医是华夏流传至今东西,属于自己本土文化。

    真要放弃,不止会遭到国外势力的冷嘲热讽,更会引发国内矛盾。

    “古凡,你知道华夏生物研究所吗?”

    华夏生物研究所?这个名字古凡自然不会陌生,“是直属与中科院下的生物制药研究所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也不对。”申屠悦总结了一下语言,“华夏生物物理研究所直属与中科院,是一个独立的研究单位。其中有很多部门,直属与国家,却又与民营机构密不可分。企业对这些部门的研究进行赞助,研究出东西后,这些企业对产品有一定的销售权。”

    古凡听明白了申屠悦的意思,华夏生物物理研究所其实涵盖有两个部分,一个是纯官方,一个是半官方。两者之间虽然就错了一个字,但意义却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官方研制出来的产品,完全属于国家掌控。至于半官方的产品则是由私人企业占股,国家负责掌控。

    “近几年随着中医没落,许多中医制剂逐渐转变成复方药。”申屠悦对于这种转变心中担忧,如果有一天市面上的药物全部变成复方药,那么中医距离消失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复方药的疗效也是非常不错的!”作为一名医生,对于复方药古凡自然非常了解,但听对方说了这么久,还是不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申屠悦轻轻的点了下头,“复方药药效确实不错,可以说是未来中药的发展趋势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所有的中药变成复方药会怎样?”

    所有的药物变成复方药?古凡皱起眉头,如果真如申屠悦说的那样。中医的精髓就会渐渐消失,药都消失在民众的视野中,那么中医距离消亡还有多久。

    复方药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,更是弥补了中药见效慢的缺点,西药副作用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例如某些药物,纯西药药剂对胃部伤害较大,中药见效缓慢。复方药就是取长补短出来的产物。

    “中药消失,对中医来说就是雪上加霜。百年后,中医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”古凡想到中医消失,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几分。

    作为中医人,如何能见得自己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中医消失在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在坐的名医国手早就想过。挣扎过,奋斗过,可一次次被现实击倒。想要放弃,可作为华夏人,作为中医人,让他们依旧坚持在最前方奋斗着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个人心中,都有着同一个想法,我奋斗了,哪怕能让中医消失的时间往后延续个一两年。

    “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作为中医人,我们不希望中医最后只会成为词典上的某个词汇。”曾毅的双眸看着古凡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